最新公告:

云行水流叙软语 千年造化一周庄

名利也罢、过客也好,这世间的种种总是在不经意间匆匆流走!唯有江南古镇还是那么安详地守望着千年流水,生死无边般宠辱不惊。

    “一枕暗香听橹声,寻梦无痕到江南”。我总喜欢在流光溢彩的梦境中勾勒出小桥流水人家,摇一叶乌篷船,穿桥而过,一青衣女子,朱唇轻启,兰指微捻,在如梦境中浅吟低唱……

    江南,怡情纵意的地方不少,但真正让我魂牵梦萦的只有一处。

    ——古镇周庄!

                                                                    ——题记

云行水流叙软语  千年造化一周庄

——古镇周庄掠影

文/曹佳麟

     来到江南,不能不到周庄。来到周庄,才会知道,这才是江南。

    周庄,地处江南水乡腹地,上海、苏州、杭州的中心位置。古代称“摇城”、“贞丰里”,宋元佑年间,因周迪功郎捐200亩地建全福寺,老百姓感其恩德,遂改称“周庄”。

    周庄古镇建于1086年,四面环水,宛如漂在水面上的一片荷叶。斑驳狭窄的石板弄堂,错落有致的飞檐翘角,水巷之间,驳岸、拱桥、粉墙、黛瓦相映成趣,让人感悟到元代大文人马致远笔下“小桥、流水、人家”的迷人韵味。

水与人的默契  枕水人家的写照

    驳岸、拱桥、水巷、乌篷船、枕河人家、整齐而又狭窄的石板街面是构成周庄风景的全部元素。

    周庄四面环水,全镇依河成街。一条终年泛绿的水穿镇而过,咫尺往来,皆须舟楫。十几座石桥小巧玲珑得如同微雕镶嵌在水面上。河岸街道狭窄迂回曲折,古居鳞次栉比,明清时期的厅榭楼阁依旧风姿绰绰。蕴涵了千年历史沧桑和浓郁吴地文化的周庄是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水乡风貌。仿若飘摇了上千年湿润的故事,依然恬淡动人。

 


    走进周庄便会被一种温温软软的气息缠绕,古色古香的房舍相互依偎而建,青石基座立于水中,白色屋墙上朱漆雕花的窗棂显得灵秀质朴,飞檐翘起错落有致的吊楼、亭榭依水而就,一串串红灯笼垂悬于屋檐下,远远看去古朴静谧。

    周庄因水而美,水是周庄的魂。弯弯延延的水环环相扣,水畔垂柳嫩枝吐绿,有风时轻摇飘荡显得格外婀娜多姿,摇曳的倒影惹得水也有些微醉了。桥下三三两两的乌蓬小船鱼贯而来,劈波而去,寻着侬语轻歌飘飘入耳,摇橹船娘的身影便从一弯弯弓桥下渐渐划入双眸,越来越生动,愈近愈风情。一景连着一景,就是一幅灵动的水墨画。

    “吴水依依吴水流,吴中舟楫好夷游。”水就像一条长空起舞的飞袖,穿起了周庄的一桥一路、一亭一阁,穿起了周庄的水乡情韵,缔结了900年的沧桑情思。

    “小舟泊门口,流水淌人家。”一群婀娜女子着蓝印花的衣裳,摇着载满鱼米和莲藕的小舟,哼着一曲江南小调;炊烟袅袅,弥漫了整个水乡,水乡周庄复又朦胧,此时的周庄,应该是最美最动人的时刻吧?

    周庄就这样从水中走来,从历史的景深中走来。

水与桥的情调  纯正水乡的风情

    如果水是周庄的魂,那么桥就是周庄的魄。桥是人类同水沟通的方式,每一座桥都会给水留下畅通的出路。

    周庄的桥以石为主,在“井”字型的水道上,完好无损地保存着元、明、清不同年代建造的石梁桥和石拱桥共14座。个个风格古朴,式样凝重,耐人寻味。其中最著名的是双桥,俗称钥匙桥,由一座石拱桥——世德桥和一座石梁桥——永安桥组成。因为桥面一横一竖,桥洞一方一圆,样子很像古时候人们使用的钥匙,当地人称其“钥匙桥”。这两座石桥,始建于明代万历年间,1957年再次修缮。双桥最能表现出古镇的美丽。小河水轻轻地泛起涟漪,绿树排排,古朴的小船在桥下穿梭着,好一幅美丽的风景画!双桥曾吸引了著名画家陈逸飞,他的一幅《故乡的回忆》让双桥名声鹊起,闻名于天下。

    一座座石拱桥,犹如一道道彩虹,飞架小河之上,连接起了小河彼岸的人家,桥在这里与水共舞、与人共舞,和周庄结下了不解之缘。桥成了周庄人生产、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因桥成路,因桥成市,桥桥相望,桥桥相连,桥给水乡周庄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周庄的桥是那种江南水乡既具古典意味又具经典意义的拱桥,看上去小巧精致,里头却博大精深。我想这每一座桥里头都潜藏着空旷深远的岁月,她跨越的不仅是一条河流,而是千百年来的历史。在江南水乡,并不缺少这样的石桥、拱桥,缺的就是这样的历史与沧桑感。一个人站在这样的桥上,会平添几许飘然凌空之感,这种失重的感觉会让心头的邪火慢慢地消释,变作一种悲凉的虚空,感觉的不只是“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意之美,还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宿命感。这是人类共同的宿命。人生天地间,有几人能把一座桥从头走到尾的,又有几人能够真正抵达彼岸呢?我理解了三毛为什么要看得入了神,为什么露出了会意的微笑,因为她看出这座桥的魂。而陈逸飞也不只是一个画家,他是人类的艺术家,通过一座桥,他给人类描绘了某种跨越大限的可能。

    名闻遐迩的双桥,独具特色的富安桥,风格各异,建筑独特。“轿从前门进,船从家中过。” 呈现一派江南水乡“小桥、流水、人家”的古朴幽静。富安桥比双桥更添了一份气势,富安桥始建于1355年,后由沈万三的弟弟沈万四出资重建,变成石拱桥,改名富安桥,期望既富贵又平安。富安桥是一座桥与楼联袂结合的独特建筑,桥身用金山花岗岩精工而筑,桥栏和桥阶用武康石堆砌。桥侧还有桥楼四座,在水上遥遥相对,气势非凡。桥的接替上刻有吉祥浮调图案,十分别致。桥身四侧建有飞檐翘角的楼阁,飞檐高啄,遥遥相对,气势非凡,宛如阁中飞桥,又像桥上建屋,桥、楼合璧,相映成趣,为江南桥、楼之冠,是古镇周庄的象征。

史与事的凸现  旧时江南的掠影

    数百年前的周庄无人问津,然而她有浮动的云,流动的水,云行水流见证了周庄的历史。时至今日,周庄的历史上留下了许多名人雅士的足迹。西晋文学家张翰、唐代诗人刘禹锡、陆龟蒙都曾寄居周庄,无论是近代的柳亚子、陈去病、叶楚伧,还是现代的三毛、陈逸飞,都曾掬一捧感动的热泪洒在这里,为她的平凡安宁,为她曾有的荣辱沉浮,为她历经万千年形成的周庄品格。

    周庄看似娇小柔弱,其实早在元朝的时候,这里就有人因为经商而发迹,使周庄呈现了一派繁荣的景象。到了清代,经过数百年的财富累积,周庄已经衍变成了江南大镇。在周庄的历史上有一个传奇人物,那就是沈万三,走进周庄的沈厅就如同走进了一部几百年的历史书中,一页一页翻看着沈家的故事。沈厅是建于清乾隆年间的老宅。关于宅主沈本仁,《周庄镇志》中有这样的记载:“本仁早岁喜欢邪游,所交者皆匪类。及父殆,有人言:‘不出三年,必倾家者’。”沈本仁听到后,立志不能在自己手中将祖业败尽,于是闭门谢客,苦心经营农业,拓创宅院,建成了一镇巨室——沈厅,时称松茂堂,留下了一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事迹,与之两相辉映的是其先辈沈万三经商致富而招忌致败的传奇。沈万三是明朝初年的大商贾,靠着周庄得天独厚的水运条件发了家,成了江南一带有名的富豪。当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筹集资金大修城墙时,这位江南首富应征入京了。他非但答应赞助修筑城墙三分之一的全部费用,还想趁热打铁出巨资犒赏军队,谁料却闯下大祸。皇上大怒:“匹夫犒天子军,乱民也。”最终将沈万三发放云南,再也没有回来。沈万三也许至死都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使自己受罪的,周庄的百姓也搞不清,只留下一些奇闻轶事相传百年。沈万三的传奇经历使周庄人更加宁静无为了,不要大富,不要大红,不要一时为了某种所谓的荣耀而冲动,只让河水慢慢流,船橹慢慢摇,在沈万三的教训面前,周庄似乎明白了什么才是自己应该珍惜和恪守的生活。也许从那时起,就注定了今天周庄所享用的这份超然宁静,所守候的这方水土纵横。

 


    比起那些雕琢精致保存完好的富家宅第,周庄的普通民居更显得真实素朴。避开旅游的人群,只身拐进不知名的小巷,不难看出岁月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历史写下的天书。但每一处又都是活生生的现实生活,普通而又耐人寻味。这里有种宁静,静得让人有机会看清自己的面目,听清自己内心的声音。这里有种慵懒,让人心如止水,忘却自己的烦恼,忘却自己的责任,只想在这种平静的心态中沉浸,沉浸……

 

民与俗的结合  浓郁的水乡风情

    周庄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厚实的文化积淀,加上自然环境独特,形成了不同一般的水乡民俗风情,源远流长的吴文化,滋育着周庄这方古老灵秀的水土,周庄的乡情、习俗、风物,弥漫着江南水乡历史文化的古朴情调与淳浓韵味。阿婆茶、摇快船、挑花篮、斜襟衫等等,还有吴侬软语,让人品不尽、看不够、道不完……

     摇快船

    周庄的摇快船始于清初。顺治年间,江南各地风起云涌,纷纷起兵反清。邻镇陈墓(今锦溪)的秀才陆兆鱼仗义响应,组织抗清水军。日夜操练于周庄、陈墓毗邻的澄湖和明镜荡。顺治二年,陆兆鱼率师进军苏州,千舟竞发,摇着快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占南门,直捣巡抚衙门。凯旋时突遭清军伏击,陆兆鱼只身得脱,隐居为僧。事后,乡亲们为了纪念他,周庄等地每年在农历三月廿八日、七月十五日举行庙会,在水上进行摇快船比赛。经过悠悠数百年的沿袭,摇快船巳成为民间良辰佳节、喜庆丰收、婚嫁迎亲时群众喜闻乐见的大型娱乐活动。农民自备船只、服装、锣鼓、道具,自娱自乐,具有浓郁的水乡风情。

    周庄的快船堪为奇异。比赛前,先由手巧艺高的工匠在船上搭起花棚,称为“花快”。花棚分头棚、舱棚和艄棚,棚上披挂绸缎幢幔。装饰华丽,异彩纷呈,头棚上悬挂彩灯,插上彩旗,舱棚上流苏飘挂。舱中坐上锣鼓乐队,高高艄棚供橹手们遮阳。每船备头篙、大橹、小橹置于船体左右两侧。大橹旁搁跳板于舷外,伸出水面。每船配有十五六名身强力壮的橹手。身穿紧身衫衣,脚蹬绣花布草鞋,颇显威风。如今为了抒发水乡人民的壮志豪情,水乡古镇周庄将摇快船列为民俗风情旅游活动项目,特制了五彩缤纷的花快船,组建了橹手队伍,水乡健儿释放出奇伟磅礴的能量,使情浓意浓的古老民俗风情充满了青春的力量,为古镇旅游开发增色生辉。在表演时,他们豪壮的情怀,奋力的搏击,使快船成了光和形的变幻,中外游客叹为观止。

    丝弦宣卷

    宣卷是周庄乡村里特有的一种民间曲艺形式。它近似于堂名,亦有说唱、评弹之风。按艺人众寡、表演繁简,宣卷分丝弦宣卷与木鱼宣卷两种。宣卷曲艺已有200年历史,它源于周庄,尔后流行至锦溪、甪直、同里、青浦等地。至民国时期,有蟠龙村张慕堂、龙停村徐士英、祁浜村郭兆良等宣卷高手,名扬四乡。每逢过节、农闲,被邀上演,深受百姓喜爱。现在,随着周庄旅游事业的发展,宣卷等民间艺术正在被逐步挖掘、弘扬。每逢重大喜庆、纪念活动,常邀请锦溪等宣卷艺人,来镇捧场演出。

    阿婆茶

    在周庄,无论在市镇或农村,经常可见男女老少围坐一席,杯杯清茶,碟碟茶点,悠然自在,边吃边谈,有说有笑,其乐无穷。这种习俗,自古迄今,称之为吃“阿婆茶”。

    周庄人吃茶历史悠久,很难考证始于哪一年,历来有吃“阿婆茶”、“讲茶”,喝“喜茶”、“春茶”、“满月茶”等习俗,名目繁多,被称为江南水乡的“茶道”。周庄的“阿婆茶”在江南水乡颇有名气。相叙到周庄,未吃阿婆茶,不算真正到过周庄,在周庄,吃过阿婆茶的人,才会真真品出水乡古镇的味道来。

    周庄人十分讲究吃茶方式。年长者至今仍保持着一种古老而又别具风韵的喝茶方式——炖茶。家中放置一只大龙水缸,积储天落水盛其中。吃茶时,即以此舀入陶瓦罐中,搁在风炉上,用树枝燃煮。沏茶用密封的盖碗或紫砂茶壶,放人茶叶,始用少量沸水先点“茶酿”,后将盖子捂上,待片刻,再冲入多量开水,其茶倍觉清香浓郁,甘冽爽口。

    现在,周庄吃“阿婆茶”之俗不但盛行,而且加深了内涵,连年轻人在业余时间也常常围席而坐。其方式不同于在茶馆吃茶,程序有条,气氛热烈。当年,“阿婆茶”用来消遣解闷,说邻里,道街坊,聊行情,通市面,促进睦邻相亲,增进邻舍友谊。如今,“阿婆茶”是交流思想、传递信息、社交公关、文化娱乐的渠道。随着经济的发展、旅游的开发,周庄阿婆茶已推向市场。著名女作家三毛来到周庄,对阿婆茶产生特殊感受,爱吃“阿婆茶”的茶点。周庄人为了纪念她对周庄的恋情,开设了“三毛茶楼”,让众多的中外游客相聚一起,饮用阿婆茶,品尝阿婆茶的茶点,领略水乡古镇的韵味。

情与景的水乡  文人骚客的天堂

    周庄有今天的知名度,文人墨士推波助澜的作用功不可没。正如著名作家郁达夫所说:“江山亦要文人捧”。文人墨士到周庄,在饱览优美水乡风光和古镇风貌之余,雅趣盎然,乘兴吟咏挥毫,留下传世墨宝,为周庄增添光彩。

    《故乡的回忆》,这幅画不仅成就了陈逸飞,也成就了著名水乡周庄。1984年,陈逸飞以水乡周庄为素材创作的油画《故乡的回忆》,连同他的其他37幅作品,在纽约哈默画廊展出,引起了轰动。画廊主人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阿曼德·哈默当年11月访华时,将这幅作品作为礼物送给了邓小平同志,被各界传为佳话,周庄也因此一跃成为世界知名的中国江南名镇。

    著名书法家沈鹏漫游周庄,为斜阳古道、小桥流水和古风犹存的景色所陶醉,诗意顿生,给周庄留下了不朽的条幅:“秋尽江南草未凋,街行不觉水迢迢,迷楼高士吟哦处,上下曾经无数桥。”诗情、书艺融于盈尺之中,吸引许多游客赞赏。1992年春,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海笑应邀游周庄,被水乡旎旖的风光所吸引,信手执笔,写下五言律诗:“江南雨杏花,水乡美如画,何须觅桃源,此间有周庄。”诗句真切感人,字体流利清新,耐人品味。周庄拥有奇丽绝美的自然风光,也具有丰富多彩的文化底蕴。

 


    设在沈厅名人书画室内争妍斗艳的书法作品,凝聚了文人墨士对周庄的悠悠情缘,不但成为广大游客可以分享的风景线,而且成为人们吸取知识营养的神圣殿堂。最令周庄骄傲的是,1985年春,著名国画大师吴冠中在周庄仔细揣摩,看清了水乡古镇面貌的神韵,精心绘出48幅图画后,深情地称誉“黄山集中国山川之美,周庄集中国水乡之美”。1992年,吴冠中重访周庄时,挥毫补笔,很快家弦户诵,从此使周庄在华夏大地上声名与日俱增,令人心往神驰。

    周庄日新月异的变化,促进了旅游业快速发展,中外游客纷至沓来。著名学者匡亚明在88岁高龄时游览周庄则鲜为人知。1993年4月10日《扬子晚报》发表消息说,匡老称“周庄乃人间天堂”、“人生不到周庄游将是件憾事”以慰天下游人。其后,苏州画家江洛一先生游周庄,目睹沈厅内游人如织,于是胸臆间充溢浓得化不开的激情,萌生写意,挥毫留下:“万户侯何足道哉,放眼观;三神庙甘拜下风,游客盛”的条幅,悬挂在壁,记载着周庄旅游业的盛况。在“96周庄国际旅游摄影节”前后的两个月中,名满世界的摄影大师陈复礼3次光临周庄,他在周庄这片仙姿丽质的土地上,摄下一幅幅富有水乡浓郁风情的照片介绍至海内外,使水乡随照片而生辉,照片因周庄而永恒,相得益彰。多才多艺的摄影大师题写的条幅“旅游和摄影是好朋友”,将永载旅游和摄影的史册。周庄风物景观入诗人画,两相皆宜,众多的文人来到周庄,诗情会自心胸油然而生。

    唐风孑遗,宋水依依,烟雨江南,碧玉周庄。千年历史沧桑和浓郁吴地文化孕育的周庄,以其灵秀的水乡风貌、独特的人文景观、质朴的民俗风情,成为东方文化的瑰宝。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杰出代表的周庄,成为吴地文化的摇篮,江南水乡的典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清单,荣获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联合国亚太地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杰出成就奖、美国政府奖、世界最具魅力水乡和中国首批十大历史文化名镇、中华环境奖、国家卫生镇、全国环境优美乡镇等殊荣。

    近年来,周庄镇不断致力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弘扬和传承,积极探索文化旅游,全力塑造“民俗周庄、生活周庄、文化周庄”,提出了打造“国际周庄”的构想。借助经典的江南水乡文化来展示优秀的中华文明,以文化的交融为切入点,把周庄推向国际。

    夕阳余晖中,梵宫重叠、楼阁峥嵘、碧水环绕的全福寺倒映在水中,飘飘渺渺宛如仙境。感谢那位舍宅为寺的周迪功郎,为我们留下了今日的周庄。黄昏时分,一弯新月洒下银辉,尼龙纱似地笼罩在水面,盈盈碧水摇晃着夜泊的小舟,不知从何处传出的幽婉乐曲,与溶溶灯光一起泻入夜空,撩拨着人的心弦。驳岸、拱桥、水巷、整齐而又狭窄的石板街面,在静谧的古巷里穿行,恍若走进了人间仙境。再会了周庄!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版权所有 中国魅力城市杂志 备案号:京ICP备13051343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