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中国军谊诗书画院秘书长周小献

                                                                

       好人周小献

                          
 
说起军人,人们会自然联想到的是冲锋陷阵、保家卫国。将铮铮铁骨的将军与诗情画意联系起来,不免让人充满好奇与期待。
记者有幸的是,在一次由中国军谊诗书画院举办的大型将军画展中认识了秘书长周小献。他的儒雅和谦和让记者希望走近他、了解他。
通过交谈记者了解到出生于中华文明重要发源地河南的周小献,受中原文化影响很深,自小善思笃学。“那时候真是鸡鸣而起,家里离学校有30多里地,因为吃不饱饭,我每天都是走走歇歇才能到。”能吃苦的周小献非常爱学习,“从小学到大学,我的成绩都是年级第一名。”回忆起小时候学习的经历,周小献颇为自豪。“小时候常常看家乡的豫剧,看到台上的忠臣良将我就非常向往,希望有一天可以为国家出力,为百姓做点事。”周小献坦诚地说道。
正是在这种信念的驱使下,1968年还在上初二的周小献如愿进京参军了,做了一名通信兵。进入部队的周小献个子小、身体单薄,但却是最能吃苦,最上进的。每天很早起来打水,收拾房间,帮助战友洗衣服。因为工作调动,周小献调到了炊事班工作,“我负责烧火,每天就把伙房周围打扫得干干净净,军区领导经过的时候总是笑着说,‘周小献真是能干,把伙房打扫得比我办公室还干净’。”
正是靠着这种吃苦、肯干的精神,周小献在军队里工作得很顺利。直到1970年,幸运再一次降临到能干好学的周小献身上。“领导当时把我找去,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想上学、想学知识。领导说天赐良机,军队里开办的学校正在开始招收第一批学员,于是我就幸运的到上海上学去了。”
正是这个难得的机会,开启了周小献人生的新征程。
到上海学习的周小献有机会接触更多的文化界名人,“可能是因为家里影响,我对诗词书画非常感兴趣,那个时候结识了很多书画大家,像李可染、吴作人、黄胄、何海霞、田世光、刘凌凔、梁树年、魏紫熙、黎雄才、白雪石、董寿平、尹瘦石等,我与他们非常投机,经常促膝长谈。”周小献一脸幸福地说,“他们一个星期不见到我,就要给我打电话。”
笔者了解到,国际知名的书画大家刘海粟的画可谓千金难求,周小献与老前辈只接触一天,刘海粟便为他画了三幅画,写了三幅字,一时间成为美谈。
之所以与众多大家成为知己,不仅仅因为周小献博览群书,善思善学,更是因为他为人忠诚,尊师重道。他经常关心帮助家里有困难的老书画家,在生活上给予关心,在物质上给予支持。还经常陪着年龄大的前辈们外出写生,前后奔波。“刘凌凔老前辈生病时,首先想到的是我。他称我为忘年之交,常常叫我小献老兄,他去世前的最后一张作品还在我这里。刘凌凔在送我的一幅字仕女图上面写着‘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周小献说道,“他们把我当成最亲的人,当成儿子,当成知己,我感到非常的荣幸,而我从他们身上不仅仅学到画工画意,更学会了做人的道理。”
除了关心敬重文艺界的老前辈,周小献还帮助年轻有为的青年画家成长,“王成喜没有成名前家里很穷,看到他们那么艰辛,我能帮的就尽力去帮。”很多中青年画家来北京展览,周小献都是跑前跑后,亲自掏腰包帮他们筹办,不求回报。
正是这样为人做事的态度,使得周小献在军界和文艺界赢得了很好的口碑。每次大家合作,都会请周小献为画作画上点睛之笔。
其实要做到画如其人、字如其人,更多的功夫是在画外、字外。周小献几乎读书成瘾,《资治通鉴》、《左传》、《史记》等著作都被他读了个遍,对佛教、道教等也颇有研究。
值得一提的是,身居高位的周小献多少年如一日的坐公交车上下班,从未因私事坐过一次公车,报销过一次费用。对此举,很多战友都深为感动,说什么也要请他吃上一顿饭,以表示崇敬之情。
 周小献说:“与我军许多高级将领接触,我发现他们都是非常有修养的人。他们有丰富的经历和阅历,传统文化功底非常深厚。但是现在年龄大了,再加上相继退休,业余生活就相对少了很多,很容易衰老和生病。所以我想建立一个平台,让他们相互交流,晚年生活更加丰富;第二,就是我是与地方画家一起摸爬滚打起来的,他们现在成名成家了,让他们与老将军们互相交流,一方面学习技巧,一方面学习人生经验,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第三,好多中青年画家成长起来很难,我希望在全国选几个有发展前途的中青年画家,帮助他们,让他们有所作为。”谈到军谊诗书画院,周小献滔滔不绝,因为这是他多年来的心愿。“老将军们都有着丰富的阅历和经历,这是地方画家所不能比拟的。他们的思想内涵比现代画家要深许多,作品能将思想、品德、为人、修养都表现出来。作品具有时代特征才有价值,可以表现中华民族的精神。我希望这些精髓可以传承下去。”
记者了解到,中国军谊诗书画院已经成立快3年了,是周小献用自己的钱和与朋友拆借的钱,一点一点筹办起来的,过程可谓艰难。“我就是想在有限的人生中,真正的做点好事。”周小献淡淡地说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我希望大家说我是个好人,就心满意足了。”今后,军谊诗书画院将为老将军们的文化生活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和保障。同时,还将定期在海内外举办包括诗、书、画、篆刻等艺术形式在内的,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高规模、高品质的军内外名家交流展。把诗书画院办成汇聚中华精神财富的大宝库,展示优良艺术作品的大舞台。
对待他人诚心诚意的周小献,同样是个远近闻名的孝子。人们常说“百善孝为先”,孝道是大树的根。他虽然工作繁忙,但母亲生日和春节团圆时,他一定要赶回家里去。“我母亲这辈子非常不容易,”周小献的眼睛湿润了,声音有些颤抖,“小的时候母亲要照顾一大家人,白天忙忙碌碌,晚上还常常不能睡觉,缝缝补补,有时直到天亮。她这一辈子一句谎话都没有说过,更没有与别人红过脸。现在时常还挂念我们,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待她和我的家人。”
 “其实,我已经非常知足和自豪了。”周小献的嘴角微微上扬,“因为过年的时候我母亲非常欣慰的对我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欣慰就是我的儿子是个好人!’”
 
                            
                                      (左:周小献        右:田文)
                              
 

 

(责任编辑:san)
分享到:
 
版权所有 中国魅力城市杂志 备案号:京ICP备13051343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