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苏德忠画牡丹技法分解

 


 

 

 

牡丹花冠主要分三类:重瓣、单瓣、多重牡丹结构比较规整。多层瓣牡丹重叠结构细碎富化,画家常在这两种类型上创作。牡丹花外型偏圆,画牡丹最好不要正面花形,应选取偏侧角度求各种多姿变化及动感。写意牡丹法主要是点垛,用笔用色用墨。先说一下花冠,叶及枝梗的画法。
—、花冠
花冠也称花头,用大白云或大毫提斗软毫笔最佳,这类笔含水量大,笔肚蘸色饱满,一次色可以点出若干花瓣,可以连续几次,随着行笔提按快慢笔峰转换出圆大小,整碎干湿布同笔触,一笔点下笔肚顺势弯曲是圆笔方法,笔肚侧卧直下呈方笔触,点瓣的笔触法不宜尖不能碎,要在方圆整碎之间统一中变化;花冠上部与下部一般要穿插一些方笔触显得有动势,花心部位碎瓣用笔的变化中形成对比。在花瓣的排列上不要一字形,要有高低之分。也不要呈品字形,整体花形上讲,应有一个整与缺的问题,花形虽圆但在点瓣过程中要留有缺口,不能四周布满。一定破除头脑里的对称概念,要在整缺当中求造型和差异,点瓣过程中要笔笔衔接,一气呵成。对出现的过碎笔触,可趁湿用大笔归笼,如觉得过整缺少细碎的层次可用重色或白粉,分别在重色瓣与浅色瓣上提加,使两色浓淡渗化自然,以避免两色之间生硬界限。点瓣的笔触一般是润泽饱满,对行笔速度较快而形成的枯涩笔触是写意笔方的精华所在应保留。
①.补笔方法:是在点垛完整体花形后,补在花形不完美之处,如有少部分层次不够,需要补笔丰富层次。又如花瓣用色不够重,亦需要补笔加重色度或淡色。
②.用色的需要:牡丹花的点垛用色一般比较浓重以透明为佳,也有时用白粉一类不透明色。叠色提色的情况也比较多,但要尽量减少遍数,尽可能在一二次完成。点垛的花冠在用色上要做到艳而不俗,浓而不滞。用色也关系到用水,点出的花冠要润泽、明快,这些都与调色蘸色用大笔饱满有关,一支笔某部分应保持有清水成分,调色时仅在笔尖蘸色,在笔尖与笔肚之间进行。限在两种之间调试应调匀、调细,切勿加第三种色,以防色之间污浊。不要把整个色调在盘中,点垛时以调好的色笔蘸重色按花形结构点入,在花瓣上都能显现三个色阶:即浓、淡、清三个层次。用色上掌握好蘸色的关系,笔上水分饱满,行笔速度快慢,提按侧旋。就能使花冠显得鲜艳、润泽、明快。提色或叠色都应在前遍色半干的情况用笔,如前遍色已干透再提,叠色则不利于相互衔接渗化,从整体上讲提色要融为一体布局最好。牡丹常用几种颜色:牡丹红、曙红、胭脂红、朱膘、大红。其次是紫、红、青、黄、绿、天蓝、白色,根据需要搭配各种艳而不俗花形,看上去富贵高雅,独特造型焕发青春活力。
红牡丹:这里包括两种用色:一种是曙红,胭脂为主的色彩调配。另一种是朱膘、曙红、胭脂。
第一种画法:一支笔先蘸满释白粉,然后画碟已稀释的曙红色上蘸一笔。依次按花形结构的不同先点入花冠的淡色部分,另一支笔在画碟内蘸浓曙红,再于笔尖处蘸浓胭脂,略点一二下,使笔转动过度,然后依花形结构整碎以不同大小、不同宽窄及不同朝向的花瓣点入。浓色要在淡色点完后趁湿点入,使其二色衔接自然,并有意的使两色在局部渗化,有浑然一体之感。两遍色画完,花冠大形已完全出现,待稍干用水分较少笔蘸浓曙红,再蘸浓胭脂分别在局部以不同的整碎笔触提色,这遍提色关系重色瓣层次,要提在关键部位,有整体出发,不能遍处提,即不突出重点,也不失去提色的意义所在。花色的点垛方法同花冠近似,仅在行笔方法有差异。
第二画法点垛程序同于前一种,仅在用色上有点不同,淡色瓣是白粉蘸淡朱膘兼蘸曙红,重色瓣先蘸浓朱磦,再蘸浓曙红,在画碟上略点一二下,在将笔尖蘸浓胭脂点入。重色瓣提色以浓曙红蘸胭脂提入,切入直接从纯胭脂提色,因胭脂本色度暗,必须与曙红浑用方能有鲜艳深暗效果。总之,只能使前遍鲜艳明快,色上显现黑色提入感觉,失去两色间的协调。
紫牡丹:紫色以胭脂花青两色。胭脂比重大,色要调匀方可做画。点重色花瓣用调好的紫色蘸浓胭脂,再蘸花青。稍在碟内点两下使两色融合,然后落笔点垛,这样紫色浓艳效果更好。由于花青过浓已接近黑色还需与浓胭脂混合使用才能避免用色上过暗。淡色瓣在点完重色瓣后用青水刷去笔尖部分余色随即点垛,通过湿笔点垛浓淡两色相互产生的局部渗化,使画面效果更佳,一般淡色瓣如果层次上比较分明可不在用撞粉,如果局部用粉可以淡粉趁湿点上,粉宜薄不宜厚,色与粉相融合才能起到撞粉增加层次作用。
绿牡丹与天蓝牡丹:绿牡丹用色主要是调好草绿石绿中的三绿,白粉及花青,先于笔根部分注入白粉再蘸三绿,笔落前在分别蘸浓度不同的草绿或花青色点垛。由于蘸色的浓淡变化多,点出的层次会比较丰富。仅在局部用浓草绿或浓白色提色即可。
蓝牡丹用色主要是石青及中的三青,花青及白粉色。笔上浓淡层次,蘸色与提笔方法均同于绿牡丹。
黄牡丹:用色是蘸腾黄赭石白粉,先把腾黄在碟上调匀,白粉亦需调匀浓度宜稀,笔根先饱蘸腾黄,笔尖上蘸浓赭色;落笔前笔肚部分注入白粉按花形结构重瓣点入,一般一次蘸色可以点完一个花冠的重色瓣,淡色瓣用笔上余色稍将笔尖入清水一刷点入可以,如笔上含粉少可再注入,半干时局部用腾黄浓赭色提叠。
白色牡丹作法:用白色同黑色调提色。先将笔蘸饱白色,用笔尖蘸提好的色转动协调在用纸画花瓣,画法同样。不同的是用深色或淡色围住花朵或用色深铺底色,如用皮纸一类渗化教强,又不出现水印。易渲染均匀的纸,安徽皮宣最好,铺色用草绿蘸淡曙红按花形结构点铺,笔宜大,水宜饱,用毫斗笔自花芯部位或其他大瓣部位入笔。虽是淡色亦需有浓淡区别,铺色后立即趁湿以白点瓣,从花芯瓣密集处起笔,逐渐向四周扩展,笔宜整碎结合,要有各种朝向不同大小浓淡变化,要有薄中求厚的渗化自然感觉。
黑牡丹:先把墨化为淡灰色用大斗笔蘸饱笔肚,用笔尖蘸浓墨少;再另外一张宣纸试笔看效果,如不是死墨就可以画大瓣,如效果不佳是死墨,笔身吸点灰清水就可以画花瓣。墨笔过度体现纸上有三种;墨灰淡感觉,才不为死墨。用笔要活,靠笔的转动速度,利用水与墨的渗化衔接再从灰墨调整层次【局部点提】花冠点垛结束,半干时以浓赭石或朱膘在重色上点蕊,色与墨能有局部渗化效果最佳。
各色牡丹:用各种颜色画在一张大画上是一种创新造形,只要符合布局搭配好美的感觉。忌红配绿,花青陪石绿,红配黑。四尺三开纸画三朵花冠,配几个花苞就很好。四尺整张搭配九朵花冠,加部分需要点花苞,反之主要看部局和效果,不能过满俗气。另外怪石、野竹、青草也可搭配在画面之中。
勾瓣牡丹:在写意画法上较常见,主要用于淡色花;如:白、黄、绿三种花冠常用勾染办法、写意画法。勾即所谓的“意勾”,是指取其大形删繁就简,概括性的率勾。勾法用笔上灵活,多以侧锋增强用笔变化,用硬毫点梅笔或秃兼毫白云笔皆可,兼毫笔似乎勾出的线更显灵活。墨色要淡,笔意半干,即所谓的“渴笔”。行笔应有起伏顿挫,有提有按有虚实。“虚实”指行笔间断续,笔断意连。从花芯碎瓣勾或外侧大瓣勾应视具体花形,要勾出瓣的正反、卷折。把形和意通过笔墨结合,淡黄牡丹以腾黄蘸石点染,白牡丹以淡草绿分染明暗或用叶的深浅突出或用青色铺底。
点蕊:雌蕊生于花芯正中。写意画法在画完雄蕊后用重色点两三点示意。雄蕊生于花芯四周,点蕊用重色在花冠半干的情况下,使色与色之间稍有渗化蕊要点的饱满圆润,大小错落有疏有密,聚散得宜灵活自如,蕊丝可藏可露;在多层复瓣花冠上仅见蕊散点于瓣间,一般单瓣或复瓣花冠蕊丝外露,可用白色勾一下,淡色花冠用重色蕊更可增加其神韵。
花苞:未绽开苞以草绿蘸胭脂,只要有二色相融均可,其笔尖部朝上,左右两笔点垛,上下应自如,补在花冠一些关键方向。忌同类色,一定要反差大更佳。花冠与饱都有各异突出风格。
画叶:写意画叶主要通过色、墨的浓淡变化及用笔的干湿、润枯表现其前后,仰偃的姿态。根据三叉多顶,在画面明显部位着意刻画二至三处即可,其余叶随着掩映穿插,从大疏密关系上组合,不必苛求细节,叶画一组一组去画,应有穿插疏密在浓淡变化用笔狼毫或石獾硬毫斗笔。三笔一个叶,当中一笔宽而长,两侧笔紧接第一笔尖朝下用力弯曲下按,通过笔垛力度变为弧度,出现叶形下凹的特点。这是左朝向叶点法,右朝向先点右则一短笔,笔尖朝左下按,第二笔中间一长宽笔,笔尖朝左力度增强,拖行向下,以表现其形长宽。第三笔筒第一笔一样,用笔方法,三笔一叶形成。当中主笔点法要用套笔形成,落笔一点随之笔肚朝另一侧弯曲下按后拖,从形式上看一笔已经点完,但其落笔宽窄、长短未必尽意,于是可用笔肚在这一笔的左右前后进行点补,如用色的浓淡不足,亦可随之用笔尖提色,这就是套笔也叫并笔之法。
牡丹叶:垂叶为主要形式,仰叶在树梢或老干下面。生出叶芽或嫩叶也有一些。仰叶用笔:笔尖朝上下行,随着点垛力度的不同大小,宽窄的变化,仰叶的组合与朝向在疏密和笔法上亦重视。垂叶有正侧反折卷各种形态,正面叶笔法前面已说,侧面叶露有反有正,先画连接叶柄的反叶,分两笔或三笔侧锋尖朝上下行或笔尖朝左右拖行,笔上醮花青和墨不宜过多,点垛力度无需大,反叶后面正叶再画完反叶后随之点上,笔法同于反叶的用色上不做差别,同是淡色叶但并非都是反叶、折叶,在一笔长叶中也有反叶折叶。工笔画上交代的实、写意画上一般略去。侧叶上的反叶有的与折叶有关,大的折叶也不多见,写意画点叶在笔上总的原则是取方、取圆不取尖最好有弧度。
二、用色
画叶的用色与花的用色要相互映衬,淡色花衬重叶色,重色花衬色叶,用色要有对比反差,红牡丹衬墨叶有素雅庄重之感,若衬绿色叶效果就差些。调色不当,反而俗气。写意画,叶一般配花青加少黄宜好,花青比例为90%或95%,色要调均、调熟,入笔先醮草绿再醮花青,醮重色要画碟上点调一下,使之局部相融,要用淡墨过渡,点入笔尖有明显一条重色,如深色需求加重墨结融法,少数叶用重墨入灰水,再画一笔蘸清水,使叶有深浅度;淡色叶可以草绿蘸淡赭色,这样处理可以脱俗,色墨结合画叶用色,以浓赭或淡胭脂蘸浓墨或淡墨点垛亦可,点叶用色与水有直接关系,“浓、淡、干、湿、苍、润、整、缺”,这是八个字的要求;润泽主要在蘸色的浓淡和饱满上,苍劲指笔速度快和提按力度大,有了苍劲才能有枯涩飞白较果,它与用笔的湿润又是对立的,整缺是说叶的造型在用笔上,体现既对立又统一的规律。
勾筋:勾筋是画叶衬法,叶子一经勾出筋脉正反,则立即眉目全清起到画龙点睛之作用,画完一组叶等七成干再勾筋;先勾主筋,应有弹力,主要两则叶也在勾筋有些变化,笔尖先提后按应有灵活、生动,右左各几笔即可,不要把三笔当成独立单叶去勾,这样勾法就破坏了叶的基本形状;勾筋时也要化零为整,勾筋走线可以不受叶形局限,这样可使画面生动自然。
枝干穿插:枝干的穿插关系到花与叶的连接,点叶过程中要出穿枝空隙,以备下步穿连。牡丹花叶是生于老干以上主茎上,由主茎再分枝嫩茎,嫩茎用草绿蘸胭脂勾写,笔宜挺拔劲健,自上而下,从下往上也可,主茎用色稍重于嫩茎、宜粗,从下往上,老干表皮粗。以浓赭石墨青自下而上,侧锋逆行,提按顿挫,自如转折,要画面苍劲,老瓣取侧,势斜出笔,气贯全局,也应通过嫩枝的穿插把气贯到花冠上。
上图:诺贝尔基金会收藏
 

 
上图:瑞典古斯塔夫国王收藏
 
上海世博会联合国馆收藏
上图:上海世博会联合国馆收藏
 

 

(责任编辑:san)
分享到:
 
版权所有 中国魅力城市杂志 备案号:京ICP备13051343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