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张克鹏艺术

 


 

 

 

上图:张克鹏先生
 
张克鹏艺术简介
 
张克鹏,196410月生,笔名太行墨夫,本科学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文学豫军与新浪网签约作家,中国作家书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国当代碑派文人书法家,河南省四个一批人才、副研究馆员,新乡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新乡市艺术创作研究所副所长、中原艺术研究院文学部主任,中国书画世界行河南委员会理事,河南省书画网、中国名家书画网顾问,南京艺海潮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三峡画院书法研究室副主任。文学作品:长篇小说五部,长篇纪实文学一部,报告文学集一部,大型现代戏两部,电视剧连续剧剧本一部,广播连续剧二部,中、短篇小说多篇,出版、发表300余万字。中国作协、河南省作协分别在北京、郑州举办张克鹏长篇小说《吐玉滩》研讨会;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文学自由谈、名作欣赏、当代文坛、文艺争鸣、青年文学家、理论导刊等多家报刊评论其作品。长篇小说《吐玉滩》被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播出;长篇小说《本是同根》《热泪》登《中国作家网》好书推荐榜。大型现代戏《王屋山的女人》《梨花寨的笑声》,在河南省第十二届戏剧大赛中,分别获河南省文华奖和文华剧目奖。六集广播剧《太行赤子》,在河南省广播剧大赛中获二等奖。书法作品:多次在国家、省级大赛中获奖。出版书法作品集三部,《书法导报》精英出场栏目通版推出。2008125日,书法导报社在河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展厅举办太行墨夫青年作家书法家张克鹏书法作品展。参加全国范围内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达20余次。在2011年作品参展江省作家协会举办的《文心墨语.全国作家书画作品邀请展》,2013年在《诗文风流。墨韵飘香.全国作家书画作品邀请展》中荣获优秀奖(最高奖)。2014年《艺术中国》杂志第二期,作家书画栏目隆重以八个版面隆重推出。作品在《中国书画报》《书法导报》《艺术中国》《东方艺术》《艺术研究》《当代书画》《民生周刊》《人民美术》《东方艺林》《鉴藏》《书画艺术》《魅力中国》等60余家报刊刊登。人民网、新华网、中国书法家网、书法公社网、人民拳术网等百家专业书画网站均隆重推出。艺术观点:从文化的内含中理解书法,从神韵、墨韵中体味书法。
 
中国当代碑派文人书法家张克鹏
         ——解读作家张克鹏的书法艺术风格
                   李德哲
   我很喜欢张克鹏先生的书法艺术风格,他的书法作品骨力挺拔,朴拙厚重,耐得咀嚼,且越咀越有味道。但有一个问题一直困绕着我,先生也曾多次参加国家重量级的书法大赛,但屡屡不能得中。我觉得,如果把先生的失利,简单地总结在作品的水平上,未免有失公允。可难道说,大赛评委中就没有一双慧眼,没有一个伯乐吗?显然又不是,因为每次大赛,都会有众多新秀脱颖而出。可既然有慧眼,有伯乐,那么到了先生这里,这些慧眼和伯乐又都到哪里去了呢?直到不久前,我看到《艺术中国》杂志2014年第二期作家书画专栏里,对先生有了重量级的推出,我才略有顿悟并产生自信。我似乎找到一条抵达先生艺术境地的途径。但我又感到简单地把先生的书法作品归类于文人书法,同样是一种草率界定。我质疑杂志界定先生书法艺术风格的主要依据是:先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过将近四百万字的文学作品,在文坛上有一定知名度。我觉得文学作品的创作数量,作家的资历,均不能成为书法艺术界定的绝对标准。真正的界定标准,还是在书法风格本身,在先生书法艺术的根上。
几日前,先生来京办事,拐到我处小叙。我便借机带着残留的疑虑,对先生进行了一次专访。先生生长在豫北太行山下,自幼喜爱书法,但没有条件到外边深造。先生为人厚道,但性格比较执拗。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先生的老师几乎就是能够买得到的字贴,直到到了县文化馆,后又调到新乡市文化局,先生都一直悉心耕耘于贴。因此,他曾有近三十年的临池过程。在真、草、隶、篆、行、章六体中,先生特别依重隶和行二体。在隶和行二体之间,先生又以隶擅长。先生早年苦心钻摹《乙瑛碑》《曹全碑》《张迁碑》,后钟情于《爨宝子碑》,一摹将近二十载。近年来,在对《爨宝子碑》近于娴熟的基础上,又吸纳了《泰山金刚经碑》《嵩山碑》《石门颂》等以及明清隶书大家之长。因此,就单纯书法角度解读,应该说先生书法艺术的独特面貌,是在碑派的影响下,从肥沃的传统土壤中生长出来的。说到先生书法艺术的内蕴和外在形式,我们不得不想到先生确实是位具有一定功力的作家,相应的文学功力,个性化的审美视角,自然有助于先生的书法艺术朝着艺术的,独特的,纯青方向发展。比如在章法布局上,先生便有意无意地带进了文学家那种特有的审美情调。习惯于那种乱铺石的形式,大小相间,张驰有度,给人一种音韵跳荡的和谐之美。因此,我以为张克鹏先生的书法艺术风格,是一种建立在深厚的传统功夫之上,吸纳了多种文学营养,成长起来的,生命力非常旺盛的,个性特别显明的,前景无限广阔的,新型的艺术雏形。正如著名书法评论家西中文先生所说:张克鹏虽说也是搞了很长时间的专业,但他和完全在书法圈子里转的人不一样。因为他接触的面比较广,他的知识面比较宽,他的专业底蕴比专业书法家厚,他在对书法的理解、认识处理上,都有一些独特的方法和独特的角度。他对书法的理解很深。他的爨宝子,写的很专业。但他又不像完全搞专业书法的人那样,完全循规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生怕某些地方坏了规矩。他的思想上没有那么多的束缚,他在画面处理上,包括章法,包括线条,包括形式感等很多方面,都很有突破性。在写爨宝子这方面,我看过很多专业书法家的相当有层次的作品,给我的感觉是不舒服的地方比较多,有点放不开。克鹏的书法写的比较放,不管从线条处理上,还是从形式安排上,都有新意。所以,这一点,对于搞专业书法的人是一种启示。另外,克鹏在其它的一些作品里边,也是参与和引用了很多古代的书法资料,不限于我匠我派。在很多作品里,他把多种风格揉在了一起,力图创造一种能表现个人风格的新形式。
基于以上粗浅解读,在我的视界里,当代中国能把书法的碑派和文学的本质体现的如此统一,如此完美的书法家,确实为数不多。我本不赞成艺术归类,那样将会限制观赏者的审美情趣。艺术就是艺术,一幅好的艺术作品,应该像一朵鲜花一样,绽放出自然的多姿多彩。如果说一定要有所界定,我认为张克鹏的书法艺术风格应当界定为中国当代碑派文人书法家。至少可以说,他在这方面的发展趋向已近于成熟。
 
作者简介:著名诗书画家,博士,人民美术创作院院长,中国社科院文化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隶兼容独辟蹊径
——欣赏张克鹏的书法艺术
       
   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创新离不开传统法则,这是艺术规律所决定的。就书法艺术而言,创新更需要传统功夫。可以说,传统是根,创新是枝,是叶。如果离开传统法则,凭借离奇的想象,单在笔画上搞些乱踢乱跳,结构上搞些东倒西歪,在视觉上寻找一时的刺激,即使冠以所谓的创新,赢得了喝彩,也只能是面目夸张的鬼脸效果,那绝不是艺术。充其量是急功近利动机下的,带有自我性情的胡乱涂鸦。同时,创新又是一场或大或小的革命,真正的创新,必须有剔除,有吸收,通过一定的审美结构,生成一种新的艺术生命。                                 
张克鹏的书法面貌,乍一看不属于那种中规中矩的传统派,与一般书家作品的面貌区别很大。无论是他的楷书,还是行书,无论是结字造型,还是笔法取意,都属于无宗无派的那一种。但你若仔细分析,认真辨别,你就会感到乍一看的感觉是错误的。倘若你再向深层次考究,你就会发现他作品中的每一笔,每一画,他作品中的每一个字的构造,都是在传统的土壤上长出来的。特而不游,奇而不怪。是智慧下的匠心呈现。
张克鹏的书法作品面貌很讨人喜欢,无论是整体效果,还是每笔每画的始末处理,都让人感到艺术内含很深,艺术质感很强。着实属于耐读耐品的那一种。他的字可大可小,可收可放。大则带有摩崖、造像的粗犷霸气,小则蕴藏张迁、杨凝的含蓄凝重之美。尤其是在章法处理上。安排成疏朗的宽行,端庄厚重,给人以稳健之美;安排成郑析桥的乱铺石,让人在一种变化自然的视觉中,获得和谐之美带来的快感。因此,我认为,张克鹏的书法艺术有着不容忽视的艺术价值。
张克鹏出生于豫北太行山下,幼年和青年时期,在贫困和艰难中度过。成长命运的曲折和视野上的禁闭,使他无缘拜访名师,只能以碑帖为师,只能孜孜不倦地在碑帖上苦心经营。因此,他的传统功夫扎实深厚。近年来在书法领域里的潜心造化,使他的书法视界高于常人。他最初临摩的是《九成功》和《多宝塔》,后来他发现自己特别喜欢隶书。于是,精力转移至隶书。开始临摩《乙瑛碑》和《曹全碑》,后又临摩了摩崖、石门造像和《张迁碑》、魏碑。有了厚实的隶书和魏碑基础后,他又被二爨的古拙之意所吸引。二爨拙意中深藏的大美境界,成了他这一阶段的极至追求。由于他爱好书法之外,还是一位著作硕丰的作家,一定的文学造化,使他的审美水平超出了一般的书家。
欣赏张克鹏的书法艺术,可以发现,他的楷书是在隶书结构的基础上,兼容了二爨的笔法。因此,他的楷书中既含有摩崖、石门造像的浑然大气,又含有爨宝子碑的拙意。二者的有机结合与兼容,构成了他的楷书面貌。堪称书法领域的一条新蹊径。他的行书除了明显带有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争座位》《祭侄文稿》等艺术特点外,同时吸取了二爨的拙意。加上他擅长宽行布阵,使他的行书有了极富个性的审美呈现。这在行书行业中,是一次突破性的创新。
       信然:系著名书法评论家和书法家
 
 
底蕴丰厚 气象远大
           ——品味张克鹏的书法艺术
                           
欣赏张克鹏的书法作品,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底蕴丰厚,气象远大;结构新颖,面貌别致。以他的隶书作品为例,言它底蕴丰厚,是可以看出他在传统书法艺术上下了很大功夫。他下的是真功夫。不是那种只求其形,不求其神的时间功夫。而是直取其内的内在功夫。他的作品里,不仅传承了《乙瑛》《曹全》《张迁》等碑帖的胎痕,更将爨宝子碑帖中的拙意容入其中,并演绎得活灵活现。有了这些根基,就决定了他的作品气象远大,却又不是那种不守书法法度的随意涂鸦;决定了他的书法作品面貌在新颖的艺术感觉中,彰显着独特的艺术个性和力量。带给人一种朴拙、浑厚、大气的视觉冲击力,也就存在于自然之中了。
细品张克鹏的书法作品,带给人的外向美感,源自于内在的质感。可以看出他的用笔和结字特点,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书法精髓在他的作品中达到了很本真的体现和提升。如他的撇、捺、点、横均在传綂用笔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况且他的这种创新既不存在轻浮的率意,又不是笨拙的刻意所为,一切均在科学的、合理的、守着一定法度的原则下自然行成。他的撇,既吸纳了魏碑的态势和行、运笔方式,又包容了爨书的意味和韵味。他的捺,既带有《张迁碑》的味道,又融入了爨书的技巧。他的点,时而方笔,时而圆笔,大小不等,形状不一;他的横,一扫传统的蚕头燕尾和一波三折,方笔入,方笔收,弯横用力,或短或长,或粗或细。让人感到稳健而不呆板。由于他是功夫形加智慧形书写,他的用笔灵活,变化神奇。因此,他的作品很自然地行成一种自我面貌。让人感到诡异却不乖张,放达却不粗野,在一种极具内蕴的感觉中,显现着强劲的力量。
在他的书法展厅里,让我同时也是让所有业内人士的眼睛为之一亮的,是他的大幅爨书《滕王阁序》,上千字的大幅作品里,数十个字相同而结构不相同的新颖面孔,既显出了书家爨书的深厚底蕴,又反映出了书家潜在的学识修养和对书法艺术的娴熟把握和运用。整体上的那种带有自然美的巧妙组合和局部间成熟的艺术处理,带给人们的是一种惬意中的赏心悦目。尤其是看了他最近写的几幅作品图片,如:刘禹锡的《陋室铭》,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郑板桥的《题画集》和《郑板桥集》等作品,可以看出张克鹏的书法艺术风格,已经趋于更加隐健和日见成熟的境界。那种不俗的面貌和凸显的优势,预示着他的书法艺术风格有着非常广阔的前景。正如著名书法理论家西中文先生所说:张克鹏虽说也是搞了很长时间的专业,但他和完全在书法圈子里转的人不一样。因为他接触的面比较广,他的知识面比较宽,他的专业底蕴比专业书法家厚,他在对书法的理解、认识处理上,都有一些独特的方法和独特的角度。他对书法的理解很深。他的爨宝子,写的很专业。但他又不像完全搞专业书法的人那样,完全循规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生怕某些地方坏了规矩。他的思想上没有那么多的束缚,他在画面处理上,包括章法,包括线条,包括形式感等很多方面,都很有突破性。在写爨宝子这方面,我看过很多专业书法家的相当有层次的作品,给我的感觉是不舒服的地方比较多,有点放不开。克鹏的书法写的比较放,不管从线条处理上,还是从形式安排上,都有新意。所以,这一点,对于搞专业书法的人是一种启示。另外,克鹏在其它的一些作品里边,也是参与和引用了很多古代的书法资料,不限于我匠我派。在很多作品里,他把多种风格揉在了一起,力图创造一种能表现个人风格的新形式。
一个书法家的艺术风格形成,不是偶的。他必须艰难走过一个必然的过程。必须从传统里蜕变出来,任何企图隔过传统,直接进入创新境界的人,其结果不仅遭塌了艺术,也将扼杀自己的艺术生命。
                                    作者简介:何平系著名书法家兼评论家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版权所有 中国魅力城市杂志 备案号:京ICP备13051343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