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刘笑宇 从沂蒙山的坚韧里踏歌而来

靠打工和吃饭店剩饭上大学 屡遭拒绝而不弃理想 穷得要命却乐善好施 越成功越保持感恩的心———

  只知道刘笑宇是中国煤矿文工团的独唱演员,中国演艺新人新作大赛专业组金奖获得者。没想到的是出道不久的他就开始筹备自己的个人音乐会并出唱片了,其进步可谓快速。

  其实,这位来自沂蒙山的青年是多才多艺的,其成功的背后却另有一番令人酸楚和感动的故事。日前,就在刘笑宇前往北京顺义特殊儿童救助中心给孩子们献声之前,本报记者与刘笑宇取得了联系。

  ■靠打工和吃饭店残羹剩饭供自己上大学

  今年11月份,刘笑宇怀着对家乡的爱回到曾就读的母校临沂师专做演讲。他激情澎湃,声情并茂地讲了唱了将近三个小时,正当他感到有些疲惫时,妻子却悄悄地给了他一个好消息,这使他惊喜万分。原来妻子暗中把刘笑宇读大学时常常“施饭”于他的恩人请到了现场,当台上的刘笑宇感激地讲述大学期间因贫困常去学校附近的一家饭店捡剩菜剩饭吃时,台下当年那家饭店的老板娘已泪流满面。刘笑宇亲切地喊着“大姐”,扶她到台上。大姐说:“这个娃好啊,现在我们的饭店开得也还好。你是第一个在饭店捡剩菜剩饭吃的大学生,以后再也没有过。”

  刘笑宇说,读完大学后他一直跟饭店的大哥大姐像亲戚一样来往,后来他去上海、北京求学发展,少了走动,这次回老家意外地见到恩人真是心绪难平,“善良的大哥大姐像我的亲人一样,我一辈子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刘笑宇在一个贫寒和争吵的家庭里度过了童年。父亲一生没出过门,且总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打骂家人。在他的记忆中,没见过父母和睦相敬地生活过一周,妹妹总是在他们打架时把菜刀藏起来,而他就跑出去喊邻居来劝架。这种对家的眷恋与恐惧的双重心理,他至今仍有,也一直影响着他的性格。

  选择学艺术的刘笑宇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父亲要求亲戚们不要借钱给他,为了使自己生存下去,他必须尽力节省每一分钱,即使这样,学费和专业小课费也常常无法凑齐。他甚至为了节省车费而冒险逃票,“每次上车前我会找到旧车票,从货车场进入站台,再从人群最挤最乱来不及检票的车门登上车。一路平安那当然最好了,可总有被抓住的几次,这时便去补票,若是谈得好可帮列车员打扫一下车厢,票也就不用补了。”因为没钱,他住不起有暖气的宿舍,那个寒冷的小屋里留下了他整个十七岁的冬季。

  读临沂师专音乐系的时候,他跑出去在一对小夫妻开的饭馆里打工,洗碗端盘子夹油条。没有钱,可总得活下去啊!他想了个办法,就是每天午饭晚饭时避开同学们的注意,骑自行车到校外商业街上那些挺和善的小饭馆里去盛他们的剩菜,那些顾客吃剩下的。那时他的母亲也恰出来在学校附近的饭馆打工,母亲总是叮嘱他不要去捡饭店的剩菜剩饭吃,他嘴上答应着,可为了省钱他没有听母亲的。一开始他也觉得去吃人家的剩菜剩饭很丢人,可后来他想自己没偷没抢,一样活得有骨气,才渐渐克服了心理障碍。偶尔有同学看见了他盘中的菜,会问他哪里来的,他骗同学说是去街上饭店炒的,同学就惊讶他原来是有钱啊,怪不得身材这么好,跳的唱的这么有激情!他不想多解释,本来这世上就不需要那么多解释的,做事要紧。

  后来他常去一家小饭店捡剩饭剩菜吃,店主是一对夫妻,都很同情他:“我们不知道现在还有这么穷的大学生啊!”有一回,饭店没剩菜剩饭了,大哥大姐就特地为刘笑宇炒了几个菜,摆好在桌子上,等他来了便说,“客人刚点的,还没动筷就有事走了,你赶紧吃吧,别放凉了。”他很感动,猜到是大哥大姐在善意地骗自己,心里暖暖的同时也酸酸的。

  这个农民的孩子,这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质朴青年,求学路上不畏困难险阻,捡过易拉罐,拾过废纸,在河边给拖拉机装过沙子,卖过信封,吃尽了同龄人所没有吃过的苦,可他却是乐观的坚强的,“我靠踏实的劳动吃饭,我会走出自己精彩的人生。”

  ■南下北上求学执著成就梦想

  1998年完成学业后,刘笑宇因在音乐系读舞蹈专业而被分在平邑某中学任舞蹈教师。工作了一年多,同事的误解,领导的排挤,使他郁郁不得志。终于在学校的一次会议后他彻底陷入了人生的低谷。他下岗了,没有年级主任聘任他为专业老师,他成了督学室的待业青年,那年他二十二岁。“我不能让父母知道,多少年来我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他们知道后除了加重生活的苦痛而无别的。”他仍每天坚持练功练嗓练琴,给学生们进行辅导。时间久了,学生们很难过,于是学生联名上书给校长,要求他上岗;学生的父母亲自找到领导说他好,请他任课。校方没有感动,相反的,更加疏远他了。

  他曾去考中国音乐学院,没考上;中戏连过两关最终未被录取;也曾赶到上海,接连考了上戏和南京艺术学院,结果是名落孙山。他不得不独自咀嚼苦涩和眼泪……“我又上路了,背起行囊,把母亲遥望的身影走成一个孤点。”

  2000年刘笑宇赴山东音乐学院进修,在这里他不仅结识了他的女友,更重要的是他的多才多艺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他对戏曲情有独钟,一直崇敬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他对文学痴迷,时常忘我朗诵,曾于2001年获山东省首届朗诵大赛第二名。当然他非常清楚,他的主攻方向是音乐。两年后筹借了一笔钱自费去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他深知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他刻苦勤奋,他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也有足够的承受能力,早在少年时代就曾因练功练得毛细血管破裂,大腿内侧紫乎乎一片。

  艰辛的付出开始慢慢地收获成功的果实。2003年9月下旬刘笑宇通过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孙晓梅的介绍报考了中国煤矿文工团,但当时报考演员已爆满不缺人,他投入地唱了一首歌曲,主考人的反应并不强烈,只觉得他是农村来的不过显得狂野了一些而已。接着他朗诵了诗歌,团长恰是诗歌爱好者,一下子对他刮目相看。刘笑宇感觉轻松了许多,他又表演了舞蹈、即兴小品等。大约两周后,他收到文工团的录取通知。当时正忙于筹备婚礼的刘笑宇几乎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11月11日,刘笑宇与国家一级大团中国煤矿文工团正式签约,成为该团的独唱演员。

  2003年12月,刘笑宇参加了由文化部发起的全国性的大奖赛,可当时他连报名费都交不起,妻子忙着东借西凑,总算层层交费顺利报上了名。找参赛歌曲又难住了他,经过几番考量与斟酌,他选择了一首难度非常大的、由诗人艾青的名作《我爱这土地》谱曲而成的歌曲。

  登台那一刻,刘笑宇深情地唱着这首歌,思绪跟着音乐在心中翻涌,他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唱到高潮时竟忍不住泪流不止,“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台下在座的观众也被他深深感染了,瞬间感动的掌声如潮。刘笑宇一举夺得了中国演艺新人新作大赛专业组金奖。

  ■一见公益事业就激情四溢

  他是北京地球村环保组织的志愿者,把嘹亮的歌声献给支持环保的可爱的人们。“打工青年艺术团”为农民工演出的事迹曾带给刘笑宇很大的启发和感动,他在网上搜索到艺术团的联系方式,要求加入,义务为农民工演出。他成为艺术团唯一一位专业歌手。自今年5月始,刘笑宇已随“打工青年艺术团”义务为农民工演出20多场,并不富裕的他还多次为农民工兄弟姐妹捐款。“我是农民的孩子,给农民工演出,就像给我的父母和父老乡亲演出一样,他们爱听,我已经很满足了。”刘笑宇动情地说。

  也是从今年5月开始,刘笑宇为民间打工者子弟学校献上一片真情。他先后到北京明园学校、蓝天实验学校义务支教,并曾定期给打工子女做辅导。他出版的散文集第一批就送给了这些民间打工学校。并曾以北京打工子弟学校教师的身份参加过由央视组织的歌手比赛。

  从艺的路很艰辛,可刘笑宇一直以一颗感恩、乐观、坚强、善良、平和的心面对人生。有一次,他路过一个地下通道,看到了一个行乞者:落满灰尘的头发,刀刻般深布皱纹的脸;牙齿发黄发灰,胡子大约也很久没刮过了;手指全是破裂的,缝隙里是黑色的杂尘;破旧的裤腿上,支着把简陋的二胡,老人边拉边唱,二胡弓弦快速翻动,松香末在苍凉的乐曲声中一点点流出来,偶尔还会有那人激动的唾沫星子。天生爱乐的他被行乞者吸引,忘记了行走。不知从哪一刻起,刘笑宇发现自己流泪了。行乞者在这种境遇中还能忘我地吟唱,这点他很感动;他更在对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心中一片酸楚。这时通道里人也多了,来往行人惊奇地看着他们。

  待行乞者唱完,刘笑宇擦干泪说:“大叔,今天我只有三毛钱,已放进盒子里了,我还是个学生,来京边学艺边打拼的,您别嫌少,好吗?”“哎呀,孩子,你还是个学生啊,不嫌少不嫌少……”

  他起了身,走了两步,第三步还没迈,背后传来大叔很激动的声音:“孩子,祝你成功啊!”转过头去,看到大叔在对他微笑着,一脸的善良和真诚,再转回身,向前走,已是泪落如雨。刘笑宇明白,即使有一天他大红大紫了,大叔也不能从电视上看见他的,大叔是盲人……

  ■事业有所进步却不忘本,他陪乡亲聊天,为乡亲演唱

  今年,刘笑宇与妻子、经纪人等一起回老家,为村里的每户长辈家各送去五十块钱的礼物并看望了大爷大娘这些老人。他陪乡亲聊天,为乡亲演唱。他没想到自己在家乡的知名度还挺高,平邑县城里他的专辑《回老家》卖得也挺火。平邑电视台为他录制了感人而悠远的歌曲《回老家》的MTV,画面真人真物,没有演员,真实质朴而感人肺腑。“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是我的灵气我的根。我永远是沂蒙山人。”

  中午,儿时的伙伴开车带着一行人去饭店吃饭。刘笑宇下车刚走到饭店门口,一只被拴在一旁待宰的小羊羔那哀婉乞求的眼神一下子揪住了他的心,他望着它,无限怜悯涌上心头,那不就是几年前的我自己吗?他静静地走过去,羊羔哀号着,羊泪一滴滴滑落,他蹲下身去伸手抚摸羊的脖子,顿时泣不成声。在场的所有人都为眼前这一幕所触动,他的妻子和经纪人赶忙找到饭店老板,买下了这只可怜的小羊。

  沂蒙山赋予了刘笑宇淳朴、善良的特质。他说:“我的乡亲都非常朴实善良,我从他们身上得到很多金钱无法衡量的东西。我与人交朋友便最看重三点:善良、勤奋、真诚。”

  ■同爱人生死相依

  刘笑宇一提到自己的妻子便会笑得很幸福很感恩。很多个艰难的阶段都是这个生死相随的爱人在背后支持着他鼓励着他。

  刘笑宇和薛灵是2000年夏末在山东音乐学院全班同学首次见面时认识的,并开始互相关注对方。一周的军训又为两人创造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而后两人走到一起,很甜蜜。可是校园中却有人大造刘笑宇的谣,污蔑的谣言传到薛灵父母耳中,他们气恼地将女儿送去北京中国戏曲学院读书。刘笑宇伤心不已,薛灵度日如年,这对热恋中的情侣没有屈服,而是更加珍惜彼此。

  2001年年底,刘笑宇的爷爷去世。薛灵不顾家人“要么亲情,要么爱情”的坚决反对,毅然决然赶到刘家,以唯一的“孙子媳妇”身份为老人送终。2002年,薛灵陪同刘笑宇自费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有一次,刘笑宇生病,在洗脸时猛然咳嗽,从嘴里咯出了不少血块。赶到某医院一查,竟被告知患了肺癌!这对苦命鸳鸯吓坏了,急转华山医院,这才知道是毛细血管破裂的急性咽炎,闹得他们虚惊一场。

  2003年春,刘笑宇、薛灵怀揣着开阔艺术眼界,寻找合适机会,体现人生价值的理想,奔赴京城比翼双飞,奋斗过程中二人相濡以沫。难忘的2003年10月8日,刘笑宇、薛灵在华北大酒店举行了一场既简单又热烈的婚礼。没有贵重的戒指,没有长长的花车,深明大义的薛灵落落大方地表示:“我们的钱,不能大摆排场,应当用来创业。咱们简单而又从容地进入红地毯,幸福的滋味反而更显悠长。”

  ■学会做人比扬名立腕更重要

  刘笑宇严肃地说:“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比任何人都更能站在人民的角度上去观察体验感受一切,只有立足于人民的艺术家,才是真正的艺术家。”他不喜欢那些没有与大地接触过的浮躁的音乐,他浑厚的嗓音唱出来的是对亲人、朋友、故乡、土地深沉而凝重的爱。

  他从小便深爱文学,深受文化熏陶,大学时曾多次逃课跑到图书馆啃文学,泡金庸、席幕容,赏唐诗宋词,最爱三毛。他在自己的散文集中写道,“回忆是无法抹去的,否则普鲁斯特为什么总是在追忆那漫长的童年?”刘笑宇文学的禀赋与他对人格的坚守,使他在这个染缸一般的圈子里显得有些特别。

  “青年歌手刘笑宇近一年来,在北京的一些建筑工地、民工子弟学校坚持为打工者和外来妹演出。风风雨雨后,彩虹未必就会及时出现,目前他依然是清贫而寂寞的。但清贫而寂寞的人,也能够不断为自己并为他人歌唱。”著名词作者易茗说。

  总政话剧团政委凌毅评价:“他演唱的多首歌曲,既充满高亢激昂、催人奋进的风骨,又有深情委婉,甜美动听的气质。”很多看过他演出听过他演唱的人都说:他的歌,让人感动,让人回味深思。

  ■刘笑宇简介

  刘笑宇,1977年出生,山东人。青年演员。2003年上海音乐学院学习结束后,考入中国煤矿文工团,同年中国演艺新人新作大赛专业组金奖。2005年签约中国唱片总公司。

  他的个人演唱会朗诵合集《回老家》由中国唱片总公司成功出版发行,并在北京首发。

 


 
 

 
 

 

 


 
 

 
 

 
 

 
 

 
 

 
 

 
 

 
 

 

 

(责任编辑:san)
分享到:
 
版权所有 中国魅力城市杂志 备案号:京ICP备13051343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