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平庸是一种恶

 

       1
  “平庸”和“高尚”、“低俗”等词汇一样,是对人的一种状态描绘,比如北京胡同里的大妈议论一个叫孔二的同志:“唉哟!你可不知道,你别看丫人模狗样的,其实顶他妈没劲了!”这里说所的“没劲”,指的是为人处事不洒脱,心眼儿狭小,没意思,没成色,干不了大事,文雅说法就是“平庸”。
  假如孔二同志恰巧从这里经过,听到大妈的话,一定会很恼火,说:“我有劲没劲碍你什么事了?你为什么这么说我?”
  也是,各家过各家的日子,人家处事洒脱还是不洒脱,心眼儿狭小还是不狭小,有意思还是没意思,有成色还是没成色,干得了干不了大事,真的碍不着别人什么事,大妈在背后非议人家,属于嚼舌头、搬弄是非之类。
  这样说来,本文标题所示“平庸是一种恶”也就不那么合适了,倘若那位大妈不仅说孔二没劲,还骂人家“纯粹是一王八蛋”,那就太过分了,毕竟,“没劲”和“王八蛋”之间还隔着很远的距离,话是绝对不能这么说的,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不把平庸表述为一种恶。
  既然这样,本文为什么还要把这个并不准确的表述用做标题呢?
  说起来话就有点儿长了。
  2
  人与人之间既是自然关系又是社会关系,正是这两种关系才最终奠定人类的本质,否则,人就是非人,可以归为猿猴之列。而在这两种关系之中,后者即社会关系在奠定人类本质的过程中又起着重要的和决定性的作用,所以我们把人类称之为“社会动物”。
  一般来说,社会关系都是通过社会联系显现的,如果没有一定形式的社会联系,人类个体之间也就只是没有社会内容的自然关系,只有通过社会联系这个媒介,人才会成为严格意义上的社会人,这样的人必然带有他所处的那个社会的全部文化特征。
  我们仍然以大妈和孔二同志为例。
  这里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大妈住在胡同东边大杂院,并且早就下岗了,每个月只领取微薄的退休金,老人家和住在胡同西边四合院的孔二同志隔着二百多米距离,根本不知道孔二是干什么的,更不知道人家属于哪个社会阶层,她判断人家“没劲”的唯一原因是有一次她看到孔二为一个萝卜跟菜贩子争吵,据此她认为孔二特没劲,不像个爷们儿……我们之所以不把同情心放在这位多事的大妈身上,认为她“过分”,就是因为在她和孔二之间彼此并没有交往,他们只是分头讨生活的相互陌生的个体,这样的个体之间是一种不发生社会内容的自然关系,大妈的议论超越了这种关系,具有了“干涉”他人的性质,人家孔二同志停下脚步质问老人家是有道理的。当然,也可以认为这同样是一种社会联系,但它已经超出我们话题的范畴,所以我不做更细致探讨,就此打住。
  第二种情况,孔二同志跟大妈并非没有关系,人家是某单位的党支部书记,大妈也没有下岗,恰恰是孔二那个单位的普通工人,这时候还会发生大妈议论党支部书记的事情么?一般情况下不会了。假如那位大妈是一糊涂蛋,完全掂量不来事情的轻重,仍然不识时务地嚼孔二同志——应当叫“孔书记”了——的舌头,孔书记还会是那样和善的反应么?也不会了,他会像所有权势人物那样,用阴鸷的目光盯住大妈,逼问:“你这是在说谁?!”大妈还敢往下说么?早吓得溜了。这是因为此时的大妈和孔二已经不再是分头讨生活的个体,一种被称之为“权力”的东西使他们的自然关系发生了改变,变成了远比自然关系复杂得多的社会关系。
  3
  社会关系一定很复杂吗?它们复杂在哪里呢?
  简括地说,它们复杂在——任何甲的行为都会在任何乙那里造成后果,我们观察到的种种令人惊骇的社会情态,都是从置身于这种社会关系中的人的相互作用中生发出来的,换一句话说,在一个社会系统中,所有社会因子都是在相互作用中显示自己的存在,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各自的本质特征的。
  这既是人的后果,又是社会的后果。
  4
  我们继续平庸,说平庸是不是一种恶。
  如上所述,在自然关系状态下,孔二同志平庸还是不平庸,与大妈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我们不能对其判断恶或者非恶;然而在经由权力关系所形成的社会关系中,孔书记平庸还是不平庸与大妈就有了关系,并且有了极为重要的关系,这里边就有了恶与非恶之别了。
  在延伸的意义上,我们可以认为,马书记该不该为一个萝卜与菜贩子发生争吵,处事洒脱还是不洒脱,心眼儿狭小还是不狭小,有意思还是没意思,有成色还是没成色,干得了干不了大事……总之,平庸还是不平庸,不仅与大妈有了关系,还与这个单位所有职工都有了关系,它甚至直接关系到每一个职工的收入多寡,生活好坏,活得有没有尊严。
  结果我们从这个单位看到这样的情形:孔书记不仅平庸,拿不出高明的办法治理这个单位,还专横得不得了,听不得不同意见,不让人讲话,谁不满就整谁,手底下的人如狼似虎,大肆偷窃公有财产,普通员工的收入不是逐年增加,而是逐年减少……有人谓之曰:“平庸的专制。”
  孔书记如何呢?人家照样陶醉在虚假的财务报表之中,念叨着说:“不管怎么着,我把这个单位弄得不错,在全系统都数一数二了。”广播室整天都在喧嚷成绩……这时候,你就可以提出这位孔书记的平庸是否是恶的问题了。
  你的回答很可能就是本文标题:平庸是一种恶。
  曾经非议孔书记的大妈现在如何呢?现在她真的下岗了!真是一语成谶——谁让你议论人家“没劲”来着?人家就真的给你来一家伙,看你还敢不敢说“没劲”?!
  你看,在人类的社会关系中,个体状态(或者平庸,或者残暴,或者开明)就是这样经由权力媒介传导到另一个人或者另一群人身上,进而决定另一个人或者另一群人的生存形态的,正因为如此,我们——假如我们还没有放弃人的责任,假如我们还想活出人的尊严,那就不仅应当关注我们所处身的这个世界的社会关系,更要关注隐藏在所有这些社会关系中的权力因素。
  5
  权力因素是什么因素呢?
  就是它因何产生,它怎样产生,它以何种方式运作……如果所有这些环节都与你没有了关系,那么我敢断定,那个世界肯定不是你的。
  那么它是谁的呢?
              
(责任编辑:san)
分享到:
 
版权所有 中国魅力城市杂志 备案号:京ICP备13051343号

访问量: